您好,欢迎来到标天下知识产权平台!

标天下官方微信号

联系我们

|

我的购物车(0)

|

免费注册

|

会员登录
400电话
商标问题
28
2月
2017

从专利小白到上市公司知识产权小头目,我是这样熬过来的

发布时间:2017-02-28  来源:IPRdaily  作者:IPRdaily  

   入门之前:曾经为师兄代写情书


   10年前的中秋之夜,在南下深圳的绿皮火车上,车厢里充斥烟味、各种体味,还有小孩的哭闹声,我呆看着窗外的一轮明月,深圳,我来了。


   那时正值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抵深前个把月,白天跑人才市场,晚上翻招聘专栏、深夜泡网吧海投,然而让我满意的工作迟迟未到,眼见裤兜中的毛爷爷变成桂林山水。


   就在我几乎崩溃的时候,接到一个师兄的电话。你不是文笔不错嘛,替别人写了不少情书”,“我给你推荐个工作,挺适合你的,写篇文章画画图就1000多块,轻轻松松,比我天天画图纸,擦机台好多了”。


   没想到当年为师兄写情书的情谊,拯救了我的一份职业。接到HR的电话,我都没搞清楚到底干啥,就懵懵懂懂去面试了,懵懵懂懂签了卖身契(面试的其中一大考题还真是要验文笔,写篇个人经历)。


   后来我才知道,师兄说的写文章画画图其实就是写专利,被媒体称之为“金领”的行业(标题党害人不浅)。当年干专利的人像大熊猫一样稀少,就这样我在追逐“金领”的路上一追就是十年。


   作为职场中人,工作就像是爱人,时常跟你闹别扭,可天天都要见面。爱人从一见钟情到与子偕老,必然经历相恋、相恨、相爱几个阶段,我与专利工作亦是如此。


   第一个三年,相恋


   最近好兄弟炮哥写了一篇知识产权春天的长文(让他短点,骂都骂不变,费流量啊,哥),其实一个行业需要叫春(天)的时候,已经是暮年了。


   知识产权的春天我认为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只是春天太长了,叫春都叫累了,还迟迟没有收割,我们开始慌了。中国专利事业不过30几年,本来就是一问题少年,还需要去历练和成长,需要更多的耐心。


   我07年入行,那时真正懂专利的公司凤毛麟角,那时就懂的,现在都很成功。07年国内企业发明专利前10强,深圳占了7席,包括华为、中兴、比亚迪、富士康等,专利绝对融入到深圳创新DNA。在看到吃螃蟹的人尝到甜头之后,越来越多的公司逐渐重视专利这块。在这大好的环境下,我在F公司开始了我的职业起步。


   都说没有迷茫的青春不配叫青春,庆幸我的前三个年头在F公司(老板是台湾首富的那家)遇到了一个非常棒的团队,遇到了一批非常好的导师,让我尽快地从迷茫中找到方向。


   现在经常听一些刚入行的小兄弟抱怨没有人带,即使安排了导师,导师也是忙的没有时间来指导,全靠自己摸索。这么说我是幸运的,在F那会,好几个导师轮番调教,自己写情书的那点挥洒自如的功力完全用不上。


   我处理的第一个专利申请,前前后后改了10几遍,从7页写到了快30页,我现在甚至还记得那个铰链结构的图(现在有些代理人昨天写了什么,今天就忘了)。F给我上的职场第一课叫做“严谨”,标点符号打在什么位置,附图上标号指示的边界线,导师们都会带着我去考虑、去改。


   F公司有非常棒的学习氛围,“老人”们都会为“新人”们开设专门的课程,一个一个案件地讨论、一条一条法条地分析。新人们也都像海绵宝宝一样,想着去吸收更多的知识,大家会为了某个问题争的面红耳赤,甚至几天不相往来,现在想想还觉得有趣。


   F给我上的职场第二课叫做“分享”,到现在,只要时间和精力允许,我都会去组织一些论坛、联盟之类。在专利的路上,一个人可以走的很快,一群人才能走的更远。


   我的前三个年头,中国专利、台湾专利、美国专利、产业分析、竞品分析、规避设计做到想吐,常常是老问题刚刚弄懂点眉目,新的问题又来,逼着我们去学习,去提升。那种感觉真的就是热恋,因为爱,愿意“痛并快乐着“。F给上的职场第三课叫做“坚持“,正是在F这三年多高强度的专业训练,奠定了基础专业技能。


   三年多的时间如白驹过隙,热恋的感觉渐渐消退,我感觉自己的天花板已经快到了。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第二个三年,相恨


   2010年左右,中国的经济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苹果手机开始流行(我甚至花了1000多去华强北买了个山寨货),互联网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期,我感觉那是一个新的机会。


   从F肄业后,我加入了T公司(中国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公司之一),一家高大上的互联网公司。站在T公司办公室的窗台,可以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欣赏就在前方的海景,遥望香港的高楼大厦,畅想那里繁华。到现在,T公司依然是许多IP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在T公司,我做起了纯正的甲方,这与我在F的工作性质有很大的不同,我重新站在一条从零开始的起跑线上。有位教主兄弟写过一篇文章——知识产权界的甲乙丙丁,文中对于甲方的评价大致意思是说大多数的甲方是水货,当然极少数精英甲方的水平是四方中最高的,我当时的目标就是做个这位仁兄所说的极少数精英甲方。


   我很少称我的供应商为乙方,我称之为合作伙伴,in-house并不应该具备天然的优越感,知识产权的繁荣需要甲乙丙丁四方朝着一个方向共同努力。


   如果只是从经济地位去看,甲方比较好做,毕竟是金主。如果从能力要求的角度认为甲方好做,那就图样图森破。对于企业专利工作职责有深刻了解的都知道,优秀的甲方其实每天都是如履薄冰,及时的专利保护、专利风险的控制都在肩上担着,稍不留神,就会出问题。


   之所有认为甲方好当,那是因为专利还没有深入企业经营的核心,仍在边缘徘徊。专利问题即便暴露,也不会对公司的经营造成重大的损失,但这一认知有可能很快就会有所改变。


   在T公司,专利工作的边界进一步扩大,专利培训专利挖掘专利审核风险分析竞争策略海外布局标准专利政策研究对外合作专利工作汇报等等,都要自己操刀去做。知识和经验总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慢慢沉淀和积累的。


   如果在F公司是训练自己的智商,在T公司则是在训练自己的情商。


   在企业做专利,越往后走,专利之外的综合能力要求更高。纯种的企业in-house,更多需要的是商业竞争的敏锐感、沟通协作能力、资源整合能力,以及项目管理能力等综合能力。在T公司的三年,我还花了一些精力去研究时间管理、项目管理、MBA等内容,时常嘚瑟抛出一些管理学上的词汇。


   工作年龄与工作能力并不一定成正比例,人总是天然的惰性,习惯做自己熟悉的事情,不去主动突破,很难达到新的高度。所谓的“七年之痒”,关键在于人的厌倦心里,也就是审美疲劳。


   一份工作干久了,难免会出现烦躁、无趣的心里,怎么看都觉得不爽。人的心态一旦起变化,就容易放大问题,从而爆发出危机。这种对一份工作的“相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心理行为。


   选择有时候会很纠结,也很痛苦,任何一次选择都意味着放弃一些东西,而能得到却是未知的。但我是个喜欢折腾的人,很喜欢听的一首歌叫“还有多少个十年”,人生短暂,趁着还能折腾,就折腾吧。


   第三个三年,相爱


   这几年从大环境上看,知识产权工作正在从企业经营的边缘和支持组织,变成竞争的核心组织。越来越多的公司认识到知识产权短板对于企业竞争,尤其是海外竞争有多么不利,这也直接引发了企业之间的专利军备竞赛。


   2014年我加入了Y公司,一家新贵美国上市公司,公司的知识产权正处于起步阶段。我的从业背景以及个人职业理想与Y公司一拍即合。在职业发展的道路上,应该说我是幸运的,尽管我一再错过了深圳的楼市疯长,错过靠房子35岁提前退休、归隐山林钓鱼养猪的机会,其实那样的生活也许并不适合我,我准备奋斗到80岁的。


   在Y公司,我开始负责整个集团的知识产权工作,这与之前的能力要求又提高了一个档次。之前的几年,主要的精力是放在专利这块,对于依靠技术、产品、运营三驾马车驱动的Y公司,知识产权的管理更加复杂和多样性,我又一次站在从零开始的起跑线上。


   正是对于这种复杂性和多样性的认识,让我看到了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的路径,有挑战也有机会,并不是一味地看衰这个行业。


   衡量一个企业知识产权水平的高低,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我觉得看这家公司知识产权负责人的水平就行。国外的大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制度、流程、法制环境都已经很成熟,创新的空间并不大,而国内企业大多数还处在知识产权初级阶段,向更高的境界迈进,需要有超前甚至大胆的想法,这都需要掌舵的人能够给出正确的决策。


   这也是我说知识产权春天其实一直都在的原因,我们还远没有到达一种相对的平稳期,尚处于“乱世“,都有机会去播种。


   在Y公司我负责带领一个小团队,解决集团的知识产权问题。一个人搞定工作与带领一个团队去搞定工作,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可以按照自己潇洒哥的风格,任意而为,不出大乱子就行。


   一群人就需要考虑1+1>2的问题。我曾在内部分享过团队合作的方式,比如3个人的团队,最坏的团队得分是负-3分,谁都不好好干;中间的3分,各自干好自己的活;最优秀的团队是2的3次方,是8分,每个人都乐于去分享,都乐于去承担,当相互帮助。我们现在正向这8分的团队目标努力。


   能在企业做好知识产权的,通常都是“变态“,因为会患上”人格分裂症“。内部管理上,需要做一个”草莽“,让公司从上到下认识知识产权的重要性,配合你的知识产权理想;在对外沟通上,需要做一个”绅士“,你代表就是公司的形象和气质,要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在竞争上,需要做一个”流氓“,”机关算尽“,寸土必争。


   做知识产权不易,有人抱怨钱少、有人抱怨活多、有人抱怨没有尊严,有人抱怨没有存在感,各种理解都没毛病,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如此。多看看其他的行业,就会理解知识产权只是一份平凡的工作而已,该释怀和坦然面对。


   知识产权只是一份职业,如果想一夜暴富,应该去买楼,如果想一夜成名,应该去做网红。这十年来,“一直在想离开,却一直在坚持”,我相信在T公司时,王老板说的“剩者为王”(希望他没忽悠我)。


标天下商标注册 知识产权
帮助中心
服务支持
新闻动态
关于我们
标天下公众号
马上关注标天下,随时随地查询、注册、管理商标

400-118-2323

周一至周六 08:30-18:00

btx@biaotianxia.com

ICP备案查询网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360网站安全检测
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支付宝
微信支付

Copyright © 2015 广州标天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粤ICP备15060970号-1  V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