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标天下知识产权平台!

标天下官方微信号

联系我们

|

我的购物车(0)

|

免费注册

|

会员登录
400电话
商标问题
25
5月
2017

“毛巾哥”呛声丁磊,从知识产权的角度该怎样看待这件事?

发布时间:2017-05-25  来源:SHIPA  作者:SHIPA  

   5月23日,绰号“毛巾哥”的创业者朱志军发表了一篇题为《致丁磊:能给创业者一条活路吗?》的文章,为从不平静的互联网又带来了一阵波浪。




   毛巾哥是一名80后创业者,创立了毛巾品牌“最生活”。创业过程中,毛巾哥经过悉心考察选择了新疆阿瓦提长绒棉这种优质棉花作为毛巾原料,在工厂跟30多年毛巾经验的老师傅一起研究工序,研发出最生活毛巾。2016年8月,最生活毛巾在与数十个优质品牌的竞选中脱颖而出,通过了杭州G20峰会筹备工作组的严格评选,成为了G20唯一指定毛巾品牌。




   毛巾哥看到网易严选上架了一款毛巾产品,发现除了包装,风格与描述与自己的产品雷同,更让毛巾哥不能接受的是,网易严选的这款毛巾标明为“G20专供同款”




   毛巾哥质问:“在我们丝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网易严选这款刚上架就直接打出‘G20专供同款’的广告语,请问这是在山寨最生活毛巾还是对广大消费者公然的欺骗?”


   针对毛巾哥的质问,网易严选毫不示弱,强势回应:“作为一家 ODM 模式的电商品牌,网易严选在 2016 年与孚日开始合作,根据市场需求对阿瓦提长绒棉毛巾某些细节进行了改进,比如配色等,但核心参数仍然沿用了孚日的原有设计。之后在网易严选商城中上架了这款毛巾。同时,孚日也在为其他多个品牌供货,并根据品牌的需求进行细节改进并生产,包括朱姓青年的‘最生活毛巾’。网易严选依法销售这款毛巾,并未对任何品牌造成侵权。”


   (两篇文章附在文末,大家随意感受一下。)


   在毛巾哥的控诉文中,笔者总结出一个法律争议点:最生活毛巾是G20唯一指定毛巾品牌,网易严选打出“G20专供同款”的广告语是否构成侵权?


   网易严选、必要是近年来新兴的商业模式——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电商的代表。ODM区别于传统只做代工的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多出了设计产品的环节。与我们理解的“大牌同款”不同,网易严选是这样介绍ODM的:




   和我们脑中的定势理解相反,最初设计出商品款式的是这些中国制造商,而海外大牌看中了设计,将ODM的产品贴上自己的品牌销售,使ODM沦为低附加值的制造者。而网易严选这样平台的宗旨就是将ODM带到消费者面前,做他们的天使。




   然而,在网易严选中,这些ODM并没有抛头露面,而是以“Coach制造商”、“Muji制造商”、“CK制造商”等代称。




   许多商品上标注的不是ODM自己的商标,而是“网易严选”商标(呵呵)。




   可能由于“最生活”这个品牌相比于“Coach”、“Muji”等没那么有名,网易严选在宣传时没有使用“最生活制造商”,而是用“G20专供同款”


   《反不正当竞争法》对虚假宣传的不正当行为这样规定:


   第九条  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


   广告的经营者不得在明知或者应知的情况下,代理、设计、制作、发布虚假广告。


   “G20专供同款”是对毛巾质量、来源、品质等的描述,G20专供不仅意味着质量有保证,而且意味着品质高。把G20的名声抬出来,是否构成“虚假宣传”呢?“虚假宣传”的“虚假”意为与事实某种程度上不符,而且会引起他人误解。“同款”意为“一模一样的款式”。从双方争吵的文章中我们知道,网易严选销售的这款毛巾与最生活毛巾来自同一家生产商。但是,同一家生产商的产品也会有款式、档次、价位之差,如果网易严选的毛巾与G20毛巾在档次、质量上存在较大差异,恐怕这样宣传确有构成虚假宣传之虞。


   最后,说说笔者的两点看法吧:


   一,从这个事件,笔者认识了最生活这个品牌,相信很多读者也是这样,剩下的话就不说了……而网易严选也已然把这款毛巾放到了首页最上端第一个banner。


   二,网易严选官方宣称是大牌们拿走了ODM的设计,而非反之,却又用大牌的名头和长久积累的商誉吸引消费者。笔者认为,网易严选“Coach制造商”、“Muji制造商”这样的宣传难说构成商标侵权,因为大牌的商标在这里并非作商标性使用。然而,在设计和工艺等方面,ODM与大牌之间谁拥有相关商品的外观设计专利、制作工艺专利以及涉及商品的相关商业秘密等知识产权,谁才能在法律上成为真正的Original Designer。


   致丁磊:能给创业者一条活路吗?


   作者:毛巾哥 朱志军


   尊敬的网易CEO丁磊:


   写这封信前,我已经经历了一个月的思想斗争,不仅因为您是互联网巨头、身家千亿的商业大佬,更是我心中一直敬仰的商业偶像。


   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从4月14号事情发生至今,我们通过所有能找到的渠道,积极联系网易各方,却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


   我只能冒昧的给您写这封信维权,希望您能看到,并停止这样的侵权行为!


   我叫朱志军,是一名普通的80后创业者。朋友本来都叫我大朱,后来因为我做毛巾了,整天三句不离毛巾,身边朋友又给起了“毛巾哥”的名字。


   一开始哭笑不得,后来想既然铁了心要做好毛巾,就要将产品嵌进脑袋里、良心里,所以现在嵌到名字里,也算做一种监督和鼓励吧。


   去年,在各大电商企业发展放缓的大环境下,您创办的网易严选却逆势而上,获得了行业内和社会的广泛关注。


   说真的,我自己也是网易严选的忠实粉丝,我还常分享给我朋友家人,因为绝对的信任,更因为希望时刻关注您,跟随学习脚步。


   但就在上个月,我如往常一样浏览网易严选时,发现网易严选上架了一款新品毛巾,标识是“阿瓦提长绒棉毛巾”,出于行业的敏感,我立刻点开了。


   当时内心有些复杂,但没敢去怀疑,只是抱着好奇的态度去思考这件事。甚至猜想——


   我们最生活毛巾难道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上架到网易严选了?


   带着疑惑,仔细看了毛巾的介绍,发现除了包装,风格与描述实在太雷同了!


   这不得不让我震惊。


   为什么?


   关于阿瓦提长绒棉和最生活毛巾来由,我在这里简单给您介绍一下:


   2011年3月,在女儿出生那天,我决定辞职创业。


   6年的时间,让我经历了从1000到1的痛苦转型,从上千个SKU,亏损上1000万,只剩下这一条毛巾。


   我们认识到,要做出一条好毛巾,必须找到最好的棉花。


   当时,我们对市面上的埃及棉、美棉等品种进行了多次对比试验,发现纤维长度和马克隆值还是达不到我们的要求!


   一个偶然的机会,棉花协会的朋友告诉我,最好的棉花就在中国的新疆,长绒棉之乡-阿瓦提,你们可以去考察一下。


   2015年8月,我们从深圳出发,飞行3000公里,先到乌鲁木齐


   晚上11点我们抵达乌鲁木齐机场


   第二天早上9点,从乌鲁木齐前往阿克苏


   800公里,火车上,戈壁滩风景


   再搭乘90公里汽车


   终于抵达长绒棉之乡——阿瓦提。


   因为南疆当时的局势不稳定,老婆在我们出发前,极力反对,说:你有必要为了冒着生命危险去找棉花吗?因此还跟老婆吵了一架。


   由于在两个判断棉花优劣最重要的指标上,阿瓦提长绒棉都具有绝对优势,我们当即决定以阿瓦提长绒棉为材料来做毛巾。


   同时,考虑到棉花品质的稳定性,我们跟当地政府和棉农签订了委托种植的协议。


   后面,因为我们要求毛巾不上浆,也不添加柔顺剂,我在工厂跟30多年毛巾经验的老师傅一起研究工序。


   经过三个多月的不断调整,终于在2016年5月,研发出了这款最生活毛巾。


   当然,众所周知网易严选一直是与国际、国内一线品牌的代工厂合作,选出同款,低价销售。


   作为一个产品创业者,对您的这种商业模式我虽难以苟同,但无力改变,也就视为激励自己做出更好产品的动力。


   但让我震惊的是,网易严选这款毛巾标明为G20专供同款?


   去年8月,最生活毛巾在与数十个优质品牌的竞选中脱颖而出,通过了杭州G20峰会筹备工作组的严格评选。


   非常荣幸的成为了G20唯一指定毛巾品牌,授权现场签约时的每一个场景我至今都历历在目。


   那么,在我们丝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网易严选这款刚上架就直接打出“G20专供同款”的广告语,请问这是在山寨最生活毛巾还是对广大消费者公然的欺骗?


   这条看似简单的毛巾,却承载了我与团队太多的创业维艰的心血。


   尊敬的丁磊先生,这也是为什么我与团队每个人都如此爱惜这一条毛巾的原因。


   尊敬的丁磊先生,从4月14日您司毛巾上架至5月23日,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最生活毛巾与网易严选反复就此问题的所有沟通,都吃了闭门羹,这让我深刻感受到作为一个普通创业者面对一个大企业的卑微。


   尊敬的丁磊先生,我只是大批创业奋斗者中很普通的一个,我不敢也不愿妄度君子之腹,唯有呼吁——


   相比于您的事业与身家,相比于财富只能给您“带来5%幸福感,挣钱只是顺便的事“的境界,最生活毛巾的确是一家小到尘埃中的创业公司,我们真的还处在求生存的阶段。


   希望您能停止这样的侵权行为,给我们创业者一个更加公平健康的竞争环境!


   最生活毛巾创始人


   毛巾哥 朱志军


   2017年5月23日




   我有一个创业者的故事,你想听吗?


   作者:网易严选


   昨日,一个自称毛巾哥的同行发了一篇《致丁磊:能给创业者一条活路吗?》的文章,声情并茂地直指网易严选的恶行,声称网易严选对其造成了巨大影响。


   回应之前,我们先讲个故事。


   故事的起源是,神州大地创业风浪起,一时间涌现出了无数英雄好汉,撸起袖子加油干。


   转眼间就到了 2011 年,一 80 后朱姓青年,乘风破浪,开了一家叫深圳市维汶旎商贸有限公司的公司,创了一个叫“最生活 a-life”的品牌。做的是贴牌家居方向。


   后来,朱姓青年是这样概述他的致富之路的:“和大多数家居品牌一样,是将工厂现有的产品,稍微改一改,贴上自家的牌子卖出去。”


   你可能要问了,仅仅靠着贴牌能赚这么多?能,不仅赚,还不少,朱姓青年在后来的采访中明确表示,“年销售额 6000 万、千万利润”。


   伟大的日剧《四重奏》曾经告诉我们,“人生有三个坡:上坡、下坡和没想到”。


   刚刚还在上坡路上赚了千万朱姓青年,立马遇到了个“没想到”:他怎么也没想到,我一个聪明勤奋的有为青年,怎么就被起诉了呢?


   关于朱姓青年官司的细节,我们从一份名为《“emoi 基本生活”诉“a-life 最生活”专利侵权一审获胜》 的报道中得到以下信息:


   2011 年 8 月,“emoi 基本生活”发现了一个从网页设计、店面装修风格,甚至连品牌理念、产品理念都与自己相似的网站。而在这个网站中展示的一些产品也与自己的产品相同。网站的所有者显示为“a-life 最生活”公司。


   随即,“emoi 基本生活”对自己拥有外观设计专利的花瓶、双层玻璃杯、针织运动包、名片盒、硅胶钥匙包、折叠纸盒等 6 款产品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经过审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在这 6 件专利侵权诉讼中,原告均获得胜诉。


   这位朱姓青年不服,提起上诉,我们又找到了一份名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2)粤高法民三终字第 404 号》的判决书,判决书论证过程不表,这里只摘录结尾供大家欣赏: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 1100 元,由上诉人深圳市维汶旎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朱姓青年虽有屡败屡战的精神,但终审还是败诉了,宣告了其抄袭侵权“基本生活”品牌与产品的行为从事实到法律层面的都得到了确认。


   一夜之间,天堂到地狱,有为青年到抄袭犯,创业先锋到不诚实者,你明白不明白都得明白,这世界变化就是这么快。


   随着败诉,朱姓青年的下坡路很快到来了。我们从后来朱姓青年的各种采访中,对他再创业的那段历史做了一个基本还原:


   说是,朱姓青年的“最生活”面临着发展瓶颈,增长乏力的问题,他就想啊,这怎么办呢?就在这时候,他遇到了自己的贵人,小米公司雷军雷总。凭着对“专注、极致、口碑、快”的反复学习理解,他决定砍掉“最生活”的所有产品线,重新研发,直至最后只留下一款产品 —— 毛巾。随后,朱姓青年获得了雷军 1000 万投资重张旗鼓。


   总之,朱姓青年开始了他的一条毛巾之旅。


   跟你看到的某些包装过的创业故事一样,朱姓青年的这段旅程包含了梦想、专注、极致、口碑、初心、艺术、坚守… 所有你能想到的描述创业的褒义词,堪称《中国合伙人 2》的不二剧本。


   通过这段旅程,朱姓青年也完成了从创业者到说谎者的蜕变。


   说谎者朱姓青年说谎有三大章回:第一章回信口就来;第二章回似是而非;第三章回强行碰瓷。


   第一章回:信口就来


   说谎者朱姓青年认为做一条好的毛巾只需要找到最好的长绒棉即可。


   那怎么找到最好的长绒棉呢?说谎者朱姓青年自己是这样说的:


   当时,我们对市面上的埃及棉、美棉等品种进行了多次对比试验,发现纤维长度和马克隆值还是达不到我们的要求!一个偶然的机会,棉花协会的朋友告诉我,最好的棉花就在中国的新疆,长绒棉之乡-阿瓦提,你们可以去考察一下。


   但他的创业伙伴,最生活联合创始人李维在采访中的表述却不太相同:


   我们购买了埃及长绒棉、美国长绒棉和新疆阿瓦提的长绒棉,经过半年的专业测试,我们先后三次飞到新疆阿瓦提县考察实地(美国和埃及确实飞不动。)最终选择了各项指标最优的新疆阿瓦提长绒棉……


   现在到了柯南时间,真相只有一个 —— 到底是先测试了埃及棉、美棉后经朋友提醒去了阿瓦提,还是先把三个不同产地的长绒棉测试了,然后经过考察选定的阿瓦提?


   这个答案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了,但关于“阿瓦提长绒棉”的真相是:阿瓦提县是隶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的一个地名,此地盛产棉花,各项指标优越,这也是早就获得业内公认的。而且很多工厂都在采购长绒棉,并不是某个品牌独有的。


   同时,自诩“毛巾哥”的朱姓青年觉得好棉花就等于好毛巾的看法明显外行了。在毛巾生产中,原材料只是基础,设备、工艺、艺师、管理等,都是非常关键的。网易严选的“新疆阿瓦提毛巾长绒棉弱捻超柔毛巾”是网易严选的供应商 —— 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孚日)研发的一款高品质毛巾。


   另外,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网易严选是网易内部孵化的创业项目,因此这次的争端是两个创业公司之间的事儿,而非大公司对小创业公司的,请别强行给自己加戏。


   第二章回:似是而非


   在说谎者朱姓青年的“软文”中,他不断地将自己标榜为毛巾生产专家,一会儿在工厂砍掉三道工序,一会儿指导几十年的老师傅进行生产,俨然一副这款毛巾的设计者、研发者、制造者和所有权的拥有者的样子。然后指着网易严选说,你侵权。


   这种说法实在让人啼笑皆非。


   在此,必须隆重介绍下孚日集团,孚日拥有多年的毛巾生产经验,这款毛巾是由孚日的技术团队经过多年的研发测试完成,所有核心技术专利等权益都归属于孚日所有。在整个产业链中,孚日及孚日代表的制造商才是真正的英雄,朱姓青年的最毛巾,或者网易严选,都不是。


   事实是,作为一家 ODM 模式的电商品牌,网易严选在 2016 年与孚日开始合作,根据市场需求对阿瓦提长绒棉毛巾某些细节进行了改进,比如配色等,但核心参数仍然沿用了孚日的原有设计。


   之后在网易严选商城中上架了这款毛巾。同时,孚日也在为其他多个品牌供货,并根据品牌的需求进行细节改进并生产,包括朱姓青年的“最生活毛巾”。


   网易严选依法销售这款毛巾,并未对任何品牌造成侵权。


   第三章回:强行碰瓷


   说谎者朱姓青年撰文中指责网易严选对其毛巾“G20 专供”的说法侵权。事实是,由孚日生产的这款毛巾在 2016 年成为 G20 峰会专供毛巾,网易严选网站的相关页面上关于“G20 专供同款”的表述符合事实,并未对其他品牌造成侵权。


   同时,也已经不是朱姓青年第一次对网易严选进行碰瓷。都是创业公司,想必大家也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免费的宣传”的道理。


   在《米家有品 VS 网易严选,谁会是下一代电商巨头?》一文中,作者对网易严选的毛巾和最生活毛巾做了极为简单粗暴的对比,最后干脆利索地得出结论,网易严选毛巾完败。同时在“最生活毛巾”官方微博上,自然也少不了对网易严选的下手。


   对于朱姓青年的多次碰瓷,我们当然不想不愿也不屑回应。


   网易严选的“新疆阿瓦提毛巾长绒棉弱捻超柔毛巾”在上线前与制造商和法务经过规定流程审核,不存在侵权事宜。另外,是否侵权需法院判决——正如之前法院对你与基本生活的宣判一样——不是朱姓青年嘴巴一张一闭就能做实得了的。两个创业公司间的公事,你若直接诉诸法律我倒也敬你职业、专业。


   可你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地强行碰瓷,打各种牌蹭来蹭去的,我若敬你是对正直的不敬、对诚实的不敬、对公道的不敬。公论是,说谎之人不可信,不可交,不可敬。实际上也不可投,雷总小心。


   以上为故事,以下为态度。


   此次回应也不是因为你指名道姓了丁磊 —— 实际上我们经常拿丁磊开玩笑,不多你一个——我们回应是因为你撰文说谎,妄图通过文字的技巧将网易及网易严选置于一个不堪的地位:对知识产权肆意侵犯、对创业者极不尊重、对弱小力量极其傲慢无情。


   你口口声声网易严选是大公司,你是卑微的创业者。大公司应该有大公司的气度,大公司应该有大公司的担当。同意,但担当和气度不应该是我不张嘴你就以为我没有獠牙。既然你也致力于给消费者提供好的毛巾,至少我们在这一点上可以达成共识,因此我们决定:


   对于品质有更高要求的用户,可购买网易严选的“埃及进口长绒棉毛巾”,材质也就是朱姓青年和合伙人之前想去但“飞不动”的埃及长绒棉。


   网易严选一直提供全站 30 天无忧退货服务,毛巾当然也在此列,尽管买,不喜欢尽管退。


   这是我们认为应该有的担当和气度:对善者善,对恶者恶。希望经此,你能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你值得敬重的东西。


   你接下来可以继续说谎、苦情、哭诉网易严选不给你活路,也可以像个战士一样一言不发地清点好武器投入这场战争。是的,这就是一场战争,一场由你挑起的商业战争。下面把舞台交还给你,请继续。


   以上,致创业者说谎者碰瓷者苦情者毛巾哥励志帝朱姓青年朱志军。


   网易严选小编


   2017 年 5 月 24 日




  



标天下商标注册 知识产权
帮助中心
服务支持
新闻动态
关于我们
标天下公众号
马上关注标天下,随时随地查询、注册、管理商标

400-118-2323

周一至周六 08:30-18:00

btx@biaotianxia.com

ICP备案查询网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360网站安全检测
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支付宝
微信支付

Copyright © 2015 广州标天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粤ICP备15060970号-1  V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