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标天下知识产权平台!

标天下官方微信号

联系我们

|

我的购物车(0)

|

免费注册

|

会员登录
400电话
商标问题
07
12月
2016

澳中学生20元破解的抗艾滋专利技术,在中国也就只卖几毛钱而已。。

发布时间:2016-12-07  来源:标天下柳絮  作者:标天下柳絮  


  


   最近几天,小编在朋友圈里陆续看到了不少朋友转发了这样一篇文章《几个中学生20元破解抗艾滋神药,奸商卖11万!现实版生活大爆炸》。正如此文标题所示,这篇文章中作者整理描述了最近几个澳大利亚中学生在导师的指导下成功合成出“抗艾滋神药”的主要成分的事件。


   相比起当前在美国高达11万人民币的售价,澳中学生们只用了20美元的成本就成功合成出了这种药物,而且,他们不仅为这种新合成方法申请了专利,他们还将该专利技术免费的发布在网络上。也正因此,他们此番的作为被各路媒体大肆渲染,令广大吃瓜的群众深表涕零。 


    


   但是事情真的犹如各大媒体和这篇刷屏文章报道的如此丰功至伟吗?了解了下面这些之后,或许你就会有不一样的看法了。


   

   抗癌神药专利早已过期


   在最早的时候,抗艾滋神药“达拉匹林”的合成配方是由诺贝尔奖获得者Gertrude Elion在1952年研发出来的,并在上市初期作为抗疟药来使用,但由于后来发现了它具有保护免疫缺陷病人不被弓形虫感染的功效,因此就成为了抗击艾滋病的重要药物。


   尽管这种药物在后来的几十年里一直都被作为“唯一”如此具有医疗成效的抗艾滋药物来使用,而且专利也仅掌握在少数的几家制药公司手里,涨价看似无可厚非的事情,毕竟人家在初期可是花了大价钱来研制这种药物的嘛。


   但这里有一点我们是必须要知道的,那就是药物的发明专利保护期只有20年时间,换句话说,此款“抗艾滋病神药”早在70年代左右就已经走向“开源”了,世界上任何一家制药公司都可以轻易的在网络上搜寻到合成配方,并且以合法合规的理由生产这种在当下美国被卖到一盒10多万的“抗艾滋病”神药。就拿中国而言,这种抗艾滋药物也就卖个几毛钱而已。



   “抗艾滋神药”在美国为什么能卖那么贵


   古往今来,商品价格的高昂无一不是因为垄断的原因而造成的,而“抗艾滋神药”也不例外,但这次并不是专利垄断,而是“销售”垄断。


   在美国,虽然每家药企都可以按照专利配方来生产大量的“达拉匹林”,但合法销售的企业就只有一家,这是美国药监局FDA在药品政策方面的一个规定。


   起初,这一规定是为了鼓励药企在“达拉匹林”药物专利过期后仍旧持续生产销售而制定的(该药物只适用于某一类型的艾滋病患者,而且制造成本低,制造技术门槛也不高。所以,在药物专利到期后,经过市场一小段时间的恶性竞争,药企们都会相继的放弃生产该药物,因此,为了让病人能够持续获得药物的补充,药监局就制定了这样的法规),虽然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药物也曾有上涨,但始终保持在相对合理的水平。


   几年前,当“达拉匹林”仍属于葛兰素史克公司所有时,其价格仅为1美元一片;


   2010年,当葛兰素史克将它在美国的市场开发权卖给了核心药业,达拉匹林自此迎来了涨价潮;


   2014年,益邦实验室收购了核心药业和它的全部子公司,进一步将达拉匹林的价格提高到了每片13.5美元;


   但到了2015年八月,当图灵药业以5500万美元收购了“达拉匹林”药物的销售权后,图灵就一举将售价提高了55倍,令一片“达拉匹林”药物的价格从原本的13.5美元一下子飙升到了750美元,也因此,图灵药物的前CEO马丁·施莱里就被冠以了“全美最受痛恨的人”的称谓。


    


   网络上有人分析过马丁·施莱里此番恶行的动机,并指出了他醉翁之意并不在“药”


   施莱里瞅准了达拉匹林具备以下几个特点:专利过期、治疗某种疾病的唯一特效药、取得生产许可的厂家少。收购达拉匹林后大幅提价,引起广泛关注(他做到了),引发医药行业股价震荡(希拉里说当选后要对医药行业动刀,他又做到了),接着是卖空牟利(卖空是市场下跌时投资人也能获利的特殊操作,需要预先判断市场下跌趋势,风险很大)。所以,达拉匹林之所以价格暴涨,有可能完全是场“华尔街之狼”的金融游戏。



   澳中学生此番实验是建立在前人成果之上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达拉匹林”专利配方可以在网络上轻易的搜索到,包括合成公式、合成原料、环境要求等等核心要点都早已被公开到网络上了,那么此次澳中学生的合成实验顶多属于改良实验而已(究竟是否对原有实验起到了优化效果,根据现有的资料还很难判断)。


  


   在网络上广泛流传的“达拉匹林”重要成分合成原理图


   站在前人瞩目的成果之上说自己制作成本低廉(20美金)是不厚道的,尤其是电子芯片和药物研发这类强知识性的产物,真正占据最大价值比例的往往是脑力成果(对病源的探究、原材料的寻找和制造、临床的实验、人工费用等等才是最大笔的开销),与其相比,制造成本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最后


   知识产权的宏观调控政策一直都是各国政府努力完善着的东西。效仿印度政府强制药企完全公开药物专利,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让民众获得普惠的医疗治疗,但从长期来看,这种饮鸩止渴的行为也只会重创医疗技术的发展(在人性欲望受到严重压抑的情况下,或许你仍旧拥有那颗炙热而纯粹的技术梦,但依然会有诸多因素制约着这种成果的出现,至少投资机构应该不会贸然的投资一家只为社会公益服务的企业吧);如果相仿美国药监局的放任政策,那么可能导致的后果就会如上所看到的那般,成为商人逐利的玩物。


   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



标天下商标注册 知识产权
帮助中心
服务支持
新闻动态
关于我们
标天下公众号
马上关注标天下,随时随地查询、注册、管理商标

400-118-2323

周一至周六 08:30-18:00

btx@biaotianxia.com

ICP备案查询网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360网站安全检测
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支付宝
微信支付

Copyright © 2015 广州标天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粤ICP备15060970号-1  V 2.31